錶面上,美國支持“顏色革命”是在踐行“民主、自由、人權”的“普世價值”,本質上,美國是著眼於自己的戰略利益。
  【編者按】
  今天(10月10日)出版的人民日報海外版在頭版“望海樓”欄目刊發《美國對“顏色革命”為何樂此不疲?》一文,作者為國際問題專家華益文。

  文章指出,美國在推動一些國家“顏色革命”方面可謂樂此不疲。錶面上,美國支持“顏色革命”是在踐行“民主、自由、人權”的“普世價值”,確實也有不少美國人和非政府組織篤信自己具有“普度眾生”的“天賦使命”,但只要審視“顏色革命”的後果就會發現,本質上,美國是著眼於自己的戰略利益,藉此搞垮不喜歡、不聽話的政權。用美方自己的邏輯來說就是,“民主”的國家和政權符合美國的利益。
  全文如下:
  香港非法“占中”引起美國輿論關註,美國一些勢力在對“占中”推波助瀾方面也是蠻拼的。
  根據外媒報道,早在幾個月前,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(NED)負責人就與“占中”的“靈魂人物”見面,討論“占中”事宜。這位負責人名叫路易莎·格雷夫,系NED負責亞洲和西亞北非地區事務的副會長。多年來,經常可以看到她同“藏獨”、“東突”、“民運”等勢力攪和在一起的報道,近年來也可以看到她主持或參加有關“阿拉伯之春”或其他地區“顏色革命”的研討會等活動。當然,美方不會承認操控“占中”,正像他們不會承認操控其他反華勢力一樣。他們用“民主、自由、人權”等價值觀來描繪自己行動的正當性。
  美國一些非政府組織和智庫對“占中”傾註了很大精力,積極地出謀劃策。美國和平研究所高級研究員、大西洋理事會特聘研究員史蒂芬發表了題為《香港抗議者如何能贏》的文章,用一個世紀以來“公民非暴力不合作運動”的所謂研究數據,特別是十幾個國家 “公民抗爭”的所謂經驗教訓,為“占中”支招。這篇文章不討論“占中”是否得到香港大多數民眾的支持,不考慮“占中”對香港政治經濟社會的消極影響,只關註如何達到“香港抗議者”的“民主”目標。
  美國主流媒體對“占中”表現出超乎尋常的興趣,在“占中”報道和評論的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對“占中”的贊許,在“占中”定性上先入為主地一概用pro-democracy(爭取民主)一詞,認為這是世界其他地區“顏色革命”在香港的翻版,更是一再使用“雨傘革命”來稱呼“占中”。美聯社以《雨傘革命在香港擴散》為題報道“占中”;“雨傘革命”一詞登上了美國《時代》周刊亞洲版的封面;《華爾街日報》以《香港民主覺醒》為題,稱香港人“現在終於明白到只有爭取,才有機會得到民主”。
  當然,美國政府也沒有閑著。且不說NED等以非政府組織面目出現的機構直接使用美國政府提供的“民主人權”基金來活動,美國白宮、國務院發言人及其他一些官員、駐港外交人員屢次就香港政制問題表態,為“占中”提供“道義”支持。美國3名前駐港總領事日前聯署發表公開信,指責香港特首提名委員會制度是“民主倒退”,給受到“占中”困擾的香港政局火上澆油。
  不論美方怎樣否認,美國政府、非政府組織和輿論在“占中”問題上的處理手法和插手的程度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近年來在獨聯體、中東、北非等地區發生的形形色色的“顏色革命”背後的美國身影。美國在推動一些國家“顏色革命”方面可謂樂此不疲。錶面上,美國支持“顏色革命”是在踐行“民主、自由、人權”的“普世價值”,確實也有不少美國人和非政府組織篤信自己具有“普度眾生”的“天賦使命”,但只要審視“顏色革命”的後果就會發現,本質上,美國是著眼於自己的戰略利益,藉此搞垮不喜歡、不聽話的政權。用美方自己的邏輯來說就是,“民主”的國家和政權符合美國的利益。
  美國“民主改造大中東計劃”並不成功,“阿拉伯之春”更是變成了“阿拉伯之冬”,烏克蘭“街頭政治”演變成國家分裂、流血衝突,這些國家經歷的是動蕩而非真正的民主。但美國對這些教訓視而不見。
  美國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有自己的擁躉,插手別國內政也有嘗到甜頭的時候。但在香港問題上,美國面對的是保持香港穩定繁榮的中國戰略定力和香港主流民意。美國搞過了頭,就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(編輯:SV018)
創作者介紹

西城

ycpdrtjittli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